支付宝财付通万亿客户备付金全额交存 支付机构“躺着赚钱”好日

文章来源:未知 2018-07-03 10:27

  央行在官网近日披露公告,宣布将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交存比例逐步提高至100%。备付金是指客户充值后未进行交易的资金即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也就是沉淀在支付机构账户内的资金。

  2017年两会期间,人民银行副行长范一飞曾指出:“备付金被挪用的情况一度还比较严重,有些机构把客户的备付金拿来炒房、炒股票,甚至用于个人赌博,最后导致损失。往往一个机构出问题可能牵扯到多个地区,消费者的人数可能数以万计。”

  根据方正证券的测算,目前支付机构备付金的规模很可能在11384亿元左右。而据媒体报道,在这过万亿的备付金规模中,目前支付宝和财付通两家支付巨头沉淀的客户备付金规模合计约万亿元左右。

  新规后,支付机构靠备付金“躺着赚钱”的时代渐行渐远,对支付机构影响有多大?

  6月29日,央行正式明确了支付机构100%交存备付金的时间表,根据现行规定,支付机构集中交存的比例目前在50%左右。

  具体来看,央行宣布,自2018年7月9日起,按月逐步提高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交存比例,到2019年1月14日实现100%集中交存。交存时间为每月第二个星期一(遇节假日顺延),交存基数为上一个月客户备付金日均余额。跨境人民币备付金账户、基金销售结算专用账户、外汇备付金账户余额暂不计入交存基数。

  此外公告明确,支付机构“备付金集中存管账户”的资金划转应当通过中国银联股份有限公司或网联清算有限公司办理。

  对于支付机构备付金,央行此前曾发布通知规定,今年2月至4月按每月10%逐月提高,至2018年4月将集中交存比例调整到50%左右。

  备付金集中存管是2016年10月公布的《非银行支付机构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的重点之一。当时方案已明确指出“建立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存管制度”、“逐步取消对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的利息支出,降低客户备付金账户资金沉淀”等内容。此后又有通知规定,2017年4月17日起,支付机构应将客户备付金按照一定比例交存至指定机构专用存款账户,平均交存比例约20%,视业务类型、支付机构评级而有所不同。

  央行货币当局资产负债表显示,五月的非金融机构存款(即支付机构交存人民银行的客户备付金存款)达到了5009.23亿,前四个月这个数字分别为1237.57亿、2202.35亿、3157.52亿和4995.04亿元。

  方正证券研报指出,按照最新支付机构备付金交存规模5000亿左右和此前规定(即交存比例目前在50%左右)的反推,目前支付机构备付金的规模很可能在11384亿元左右。

  据媒体报道,在这过万亿的备付金规模中,目前支付宝和财付通两家支付巨头沉淀的客户备付金规模合计约万亿元左右,占全部支付机构备付金总量的90%以上。

  不过,除了这两家之外的机构,备付金产生的利息仍可达到千万级别的收入。今年在香港上市的汇付天下的招股书介绍,其利息收入主要包括客户备付金产生的利息,以及比较少的在银行和其他机构的现金存款的利息。2015年、2016年及2017年,公司自客户备付金指定银行账户产生的利息收入分别为2310万元、3470万元和6000万元。

  据其招股书,过去三年汇付天下的净收入分别为5.56亿元、10.95亿元、17.26亿元,因此上述利息收入占净收入的比例分别为接近4.15%、3.17%和3.48%。

  其中,2013年央行颁布的《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存管办法》曾规定,支付机构应当按季计提风险准备金,按照所有备付金银行账户利息总额的一定比例计提,备付金收付账户的合作银行少于4家的,计提比例为10%。

  “客户备付金的规模巨大、存放分散,存在一系列风险隐患。”央行官网此前曾撰文指出,曾有支付机构违规挪用客户备付金,此外,也有一些机构违规占用客户备付金用于购买理财产品;还有的通过在各商业银行开立的备付金账户办理跨行资金清算,超出了自身范围经营。

  2017年两会期间,人民银行副行长范一飞曾坦言:“备付金被挪用的情况一度还比较严重,有些机构把客户的备付金拿来炒房、炒股票,甚至用于个人赌博,最后导致损失。往往一个机构出问题可能牵扯到多个地区,消费者的人数可能数以万计。”

  此后,对于支付机构暴露出的备付金管理问题,人民银行接连开出罚单,甚至有机构被“摘牌”。在2017年第四批支付机构的牌照续展中,包括西安银信商通等机构被取消《支付业务许可证》。

  彼时,新京报记者从有关人士处了解到,监管部门在2015年执法检查中发现,西安银信商通电子支付有限公司挪用、占用客户备付金3393.73万元,并造成备付金资金缺口2325.04万元,严重危害客户资金安全。另一家被摘牌的机构为屡次挪用备付金的长沙商联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其在2015年挪用214.93万元客户备付金后,2016年再次挪用客户备付金64.05万元。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6月19日,2018年以来央行系统针对第三方支付公司违规行为开出了52张罚单,总罚没金额达3142.8万元。从违规类型来看,有11张罚单点名了违规类型涉及“备付金”,成为监管的核心之一。

  今年以来,已有多家支付公司因在备付金管理上的违规行为收到了当地央行罚单,如5月,银信联(北京)支付有限公司因违反非金融支付机构备付金管理相关规定,被央行营管部罚款人民币3万元。

  随着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交存比例逐步提高至100%,业内普遍认为,一些支付机构即将告别躺着赚银行利息的好日子。

  “支付业务作为金融业基础设施,一直处于微利经营状态,备付金利息收入属于行业重要的多元化收入来源,甚至是部分支付机构的主要盈利来源。备付金集中存管后,利息收入不再,短期内会对行业盈利带来负面影响,个别支付机构甚至重回亏损状态。”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研究中心主任薛洪言表示,从中长期看,没有了对备付金利息收入的依赖,支付机构会有更强的动力开辟真正的增值业务,实现收入结构的多元化与稳定增长。

  “客户备付金”是支付机构预收其客户的待付货币资金,通俗地说,用户在电商购物时未确认收货之前的款项便属于备付金,备付金也包括第三方支付账户的余额或者零钱、各类预付卡中未使用的预付价值。

  在移动支付市场上,支付宝和拥有财付通、微信支付的腾讯金融双寡头局势早已显现。今年4月,易观发布的2017年第4季度中国第三方支付移动支付市场数据分析显示,第三方移动支付市场交易规模为37.7万亿元,环比增长27.91%。期间支付宝和腾讯金融两巨头份额合计为92.41%,支付宝、腾讯金融份额分别为54.26%和38.15%。

  不过,两大巨头未能继续压缩其他厂商的份额。在2017年第4季度,壹钱包的市场份额由前一个季度的1.26%升至1.35%,连连支付、联动优势、易宝、快钱、百度钱包及其他厂商的市场份额也均有提升。

  对于客户备付金交存的情况,腾讯方面昨日回应记者称,“前期按照要求,已交存50%左右,下一步将按要求逐步交存。”

  支付宝向新京报记者表示,央行此举有利于行业的健康稳定和可持续发展,“从成立之初开始,支付宝一直主动对备付金进行严格存管。作为一家科技企业,支付宝从来没有考虑过将备付金作为自身的主要收益来源。目前,支付宝已经按照监管要求如期完成相关存管工作,下一步将继续按照要求逐步交存。”